双方协商未达成一致 协议解除不成立
日期:2020-10-21 浏览
案情简介


徐某于2016年1月1日起进入上海某食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工作,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至2019年12月31日。合同约定徐某的工作岗位为区域经理,每月基本工资5000元。公司委托第三方公司办理员工的招退工及社会保险缴纳事宜。


2018年4月19日,公司关闭了徐某的电子考勤系统,向徐某发送《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电子邮件。协议书载明:经双方充分协商就协商解除劳动关系事宜达成一致,双方同意解除劳动合同的日期为2018年4月19日;食品公司同意支付徐某经济补偿金额为人民币12500元;双方不存在其他任何争议。徐某不同意,拒绝签署。


2018年4月20日起,徐某未再上班。4月23日,公司招聘其他人员接手徐某的工作。同年6月6日,公司向徐某出具《催告函》:日前你已与我司沟通达成一致双方于2018年4月19日解除劳动合同关系,我司已于2018年4月19日将办理离职手续的相关资料发送至你处,但你至今未办理离职手续,也未给到我司任何反馈。请于2018年6月11日前办理相关离职手续,逾期未办理,我司不承担任何责任。徐某收到该份催告函后,未予回复,也未前往办理离职手续。


2018年6月28日,公司向徐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通知》,载明:因你自2018年4月19日至今,一直未进行考勤打卡,同时也未办理任何请假手续或提供相应请假资料,并且未与你的直属上级报备缺勤原因,因此对你自4月19日至今的行为按旷工处理。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和公司《员工手册》第四十四条规定,决定自2018年6月28日起解除你与公司的劳动关系。请于2018年7月5日前办理工作交接和离职手续,逾期不办,后果自负。


公司通知第三方公司为徐某办理退工手续,退工手续载明于2018年4月19日解除劳动合同,解除原因为用人单位以劳动者严重违反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解除劳动合同。


2018年11月15日,徐某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申请仲裁,请求裁决食品公司支付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5,000元。


裁判结果

  

本案经过审理,仲裁和法院均认定公司系单方面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判决公司向徐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25000元。


律师点评


本案争议焦点主要有两个,一是解除的时间是2018年4月19日还是6月28日;二是公司解除的理由是否合法。


一、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是系形成权,一经作出并送达到劳动者后立即生效。


用人单位作出劳动合同解除的意思表示,并送达到劳动者,就产生解除的法律效力。本案中,公司作出劳动合同解除的时间应为2018年4月19日,理由如下:


其一,公司已于4月19日将协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通过邮件的方式告知了徐某,说明公司于该日提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


其二,公司于4月19日关闭徐某的考勤系统,并于4月23日招聘新人接手徐某工作;6月6日催告函中还是认为4月19日已协商解除,并没有通知徐某前来上班,也没有告知其行为属于旷工;公司委托第三方公司办理的退工手续记载双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为2018年4月19日。这一系列的行为都能佐证公司已于4月19日作出了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


其三,徐某于4月19日收到公司人事的通知后未再上班,由此可知,公司的解除意思表示已送达到了徐某处。


双方劳动关系已于2018年4月19日解除后,公司于2018年6月28日再次作出解除因为没有劳动关系存续这一前提条件,不再产生解除的法律效力。


二、用人单位不能举证解除劳动合同行为合法的,属于违法解除,劳动者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


本案中,认定双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时间为2018年4月19日,公司就应当证明4月19日作出的解除行为有事实和法律上的依据。公司如果认为双方于4月19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应当证明双方就劳动合同解除达成口头或者书面协议;如果认为存在严重违纪行为的,就应当提供徐某严重违纪的证据,否则需要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公司既不能证明双方已协商达成一致,也不能证明徐某存在严重违纪行为,属于违法解除。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规定,用人单位违法解除的,劳动者可以要求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